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【流氓刀疤强系列之虎穴偷香】

本篇主人公简介:
  刀疤强——本系列男主人公,原名李强,1982年生人,15岁那年和别人打架,被刀砍在左脸上,留下了条深深的伤疤,因此得名“刀疤强”。上学时候学习不好,不学无术,留过级,文化程度高 中肄业,2000年—2003年在河北保定当兵三年,退伍后在北京一家夜总会给老板当司机,2006年2月份,经过朋友介绍,在北京着名的SMR跨国服装设计公司做保安。
  由于其表现出色,同年年底被提升为保安队长。 2008年8月8日在SMR公司酿成血案后,逃到深圳。
  小赖皮——原名赖建国,重庆人,1987年生人,初 中毕业后来深圳打工,经人介绍,加入龙头帮。
  光头亮——原名周学亮,广西柳州人,1978年生人,几年前在他家乡做“六合彩”黑庄,因为吞了一大笔钱,被人追杀,逃到深圳,认识石头后,加入龙头帮,石头的死党。
  (一)
  刀疤强住的地方是深圳蛇口的一个城中村,这是深圳一个特有的建筑群特点,楼群密集,空间狭小,大部分是当地原住民在自己的地方兴建,专门出租给一些外来的农民工人或低收入人群,一个小小的城中村住的人数达十几万之众。
  早上城中村里边人声嘈杂,一楼多半是门市房,早早地就打开拉门,叫买叫卖声混杂一片,一些早起的外来工人聚集在店子门口吃着早餐,一边聊天一边看着时间,偶尔几个穿得暴露的少女走过,他们会用贪婪的目光送着少女走向远方,在荷尔蒙的刺激下分泌大量唾液,就着油条豆浆一起咽下,城中村的早晨完全没有任何诗句中描写的惬意与美感。
  早上8:00左右
  由于天气很热,刀疤强身上只穿了条大裤衩,躺在一个破旧的凉蓆上边,鼾声如雷,完全没有被外边嘈杂声所打扰。
  忽然,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砸门声音,“咚咚”“咚咚”!伴着沙哑的声音“强哥,还在睡觉呀,都几点了,太阳照屁股喽”
  另外一个声音也说着,“强子,出来看看,我给你带来一个妞,让你解解馋”话音刚落,外边响起嬉笑的打闹声音。
  刀疤强一个激灵,揉揉眼睛,仔细听了下,分辨出是小赖皮和光头亮的声音,他马上像想起什么似的,从床上爬起来,顾不得穿鞋,赤着脚跑到门口,把门打开。一看,正是小赖皮和光头亮。
  “你们啊,哎呀,我昨晚喝酒喝多了,多亏你们来叫我,要不我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”刀疤强满脸倦意地说。
  小赖皮看了下刀疤强笑着说:“强哥,说实话,你住的地方真的不怎么样,石头怎么给你租个这么烂的地方,搞个锤子呀”。
  光头亮瞪了一眼小赖皮,小赖皮知道话多了,吐了下舌头,不再说话,光头亮笑着过来,坐到床上,压低声音说:“别听小孩子乱说,石头这样做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,这里住不需要暂住证和身份证,而且人口密集,不容易被警方发现,等风声过了,我们一起住,你别想太多。 ”
  刀疤强满不在乎地回答道:“我知道的,这里可以,有个地方住就好啦,”
  “来,你把早餐吃了,还热着呢,吃完我们去海德集团去收账。”光头亮把豆浆和油条递了过去。
  小赖皮也凑了过来坐到床边,搂着刀疤强,有说有笑的。
  吃罢了早餐,刀疤强精神来了,穿上衣裤,锁上房门,和光头亮、小赖皮走出城中村,街上异常热闹,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光头亮让他们二人在路边等着,自己去取车,不多时,光头亮开着台桑塔纳2000来到路边,三人上了车,有说有笑,刀疤强坐在副驾驶位置,来到深圳已经几个月了,从来没有好好看看这座美丽城市的风景,出来兜兜风彷佛心情特别好,他把车窗摇下,清风拂面,夹杂着海边的鱼腥味道,舒服惬意,向窗外看去,远处香港高楼林立,伴着清雾,如同仙境,河面上几只小舟轻摇,刀疤强免不了浮想联翩。
  小赖皮的一句话,打断了刀疤强的思际,“我们今天把钱收上来,是不是可以出去玩几天,我们也好久没出去HAPPY 了。 ”
  光头亮不持乐观态度“别竟想好事,海德集团老板王黑子可不是省油灯,不好搞呀,这八十万运费不是那么好要的。 ”
  刀疤强有点糊涂“王黑子什么背景,大不了我吓唬吓唬他,来点硬的。”
  光头亮摇摇头:“这个王黑子表面上是地产商人,实际和我们走的是一条道,从越南贩毒,用我们的船运到深圳,然后倒进内地,实力很强,可别乱来。 ”